品 牌

PRS SE推广大使葡萄不愤怒新专辑《我无可救药的执念》发行

还有什么值得说的呢?我们假设:如果时间是以绝对之势向前奔涌而去的海洋,如果人家种麦子你种玫瑰,如果只能实现一个愿望……那么故障的究竟是自己,是世界,或者只是执念(HOPE)而已?

by Genn
PRS
Card image cap

在言语可以被超高速传播的时代,表达是如尘埃一样的存在,文字也逐渐变得透明,我们能一起看全世界的日出日落喜怒哀乐,面对面却不知怎么说出一句“你好”。不停的重复重复重复着听到的东西,思考思考思考着别人种下的信念,对错难分真伪,投掷石头的人与被掷的人戴着同样的面具。


还有什么值得说的呢?以下假设:如果时间是以绝对之势向前奔涌而去的海洋,如果别人种麦子而你种玫瑰,如果只能实现一个愿望……那么故障的究竟是自己,是世界,或者只是执念(HOPE)而已?如果你和我们一样没有答案,那么这就是写给你的专辑,即使幸福&苦痛如幻梦不可捉摸,即使我(你)大概无法成为一个完美的存在,但我(你)终究还是会绽放出小小的光。


在这窄窄的、我们自行打磨光洁的路上,你知道自己(我们)不会再独自一人,如果你有一点感同身受,那即是:我(MY)无可救药(Hopeless)的执念(HOPE)的胜利:)。

是的,葡萄不愤怒,第二张正式专辑,我(MY)无可救药(Hopeless)的执念(HOPE)正式发行,同时,2021年同名全国巡演亦已开票。


如果仔细聆听,相对于葡萄们少年感的外形,他们的歌曲中带有的深意同样值得细细品味:《匹诺曹》的内核是“为了这颗所谓赤子又或者虚荣的心”;《猫薄荷鲨手》里可爱的猫咪鲨鱼冲浪手,其实是在逃离“热衷于从别人的悲剧寻找快乐和刺激”的血腥世界;近乎甜蜜情歌的《你好特别》,是写给会被嘲笑怪胎、书包布满鞋印的学园边缘人群,至于新专辑的内核大家可以自行发掘~


于是你挠挠脑袋,感觉事情有些不寻常,这青春洋溢的少年音和明亮快速的旋律,似乎只是一个画着笑脸的下水道井盖,如果揭开它,兴许会冒出一双长着鳞片的爪子,猛然把你拖进黑暗的梦魇里。


所以原来葡萄们果然不止是朋克,更是全然的愤怒、快乐、反叛、自由,是孤独的滑板少年,在大醉后跳上车顶大笑,又会因动物的死亡哭泣,对庞大机器的运转隐隐感到违和,却无所适从。


朋克永远是年轻的,只提出问题,不给予答案,但无论把它放在什么位置,贯穿至今的始终是:大声、清晰的发出自己的声音,即使在这表达如微尘般密集又稍纵即逝的时代。


在发声这点上,葡萄不愤怒从不“为赋新诗强说愁”。在全新的专辑里他们把这带着笑脸的井盖稍微挪开来一些,来试着直面这场少年心气的梦魇吧。


葡萄不愤怒 - 26岁的玩笑


李学臻使用吉他:PRS SE Standard 24 & A40E

产品详情:是谁说的没有贴面就不是PRS?SE Standard系列在此


产品详情:优雅的绅士--PRS SE 40系列介绍


余子牛使用吉他:PRS SE Starla Stoptail & Mira

产品详情:SE产品线简约双侠之SE Starla Stoptail


产品详情:重装上阵--PRS SE Mira 登场


转到 中阅读

FIND US

通利集团 雅登音响乐器(上海)有限公司

版权所有2021 保留一切权利

沪ICP备16033678号-9